车企混改大幕渐开:寻找突破的改革尝试

原标题:车企混改大幕渐开:寻找突破的改革尝试

长安新能源与奇瑞相继完成混改;专家认为不仅是引入资本,更需要深入改制。

几乎同时,长安汽车与奇瑞控股宣布引入资本,混改落地。

12月4日,长安汽车公告称,全资子公司长安新能源拟引入南京润科、长新基金、两江基金、南方工业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此次增资完成后,长安新能源变为联营公司;同日,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分别向奇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投资75.86亿元和68.63亿元,持股比例分别为30.99%和18.52%。

车市寒冬的背景之下,同为国企,不同资本、不同混改方案,在都经历两次挂牌之后,颇为艰辛地完成了混改之路。

单纯地从结果来看,双方都顺利引入了资本注入,为企业的长续发展、实现电动化等战略方案提供支持。而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资本的“混”,更要机制的“改”,这才是国企混改的目的所在。

正如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表示,混改除了“混”还要“改”。改什么?机制。混改的目的不是筹资,而是改制,加速推动企业机制和治理结构的深层次变革,提高运营效率的同时,也为企业可持续发展带来活力和创造力。

国资民资轮番登场

对于兵装集团旗下、具有央企血统的长安汽车来说,旗下长安新能源此次混改引入资本仍主要以国资背景为主。

长安新能源此次引入的4家战略投资分别为重庆长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南京润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重庆两江新区成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重庆南方工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增资金额占增资后长安新能源科技公司的股比分别为17.9737%、17.9737%、13.3006%和1.7974%。

天眼查相关信息显示,根据股权结构,重庆长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实为重庆地方国资背景;南京润科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则由南京溧水经济技术开发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实为南京地方国资背景;重庆两江新区成为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由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实际控制,实为重庆地方国资背景;重庆南方工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则兼具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等混合属性。

增资后,长安汽车持有长安新能源的股权比例将由100%稀释到48.95%,长安放弃控制权,长安新能源也变为联营企业。

而反观奇瑞方,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投资方青岛五道口为民间资本,但其背后的资本力量并不简单。天眼查信息显示,青岛五道口成立于2019年8月,经营范围包括投资与资产管理、股权投资、投资咨询等,公司最终受益人为北京五道口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从注册地看,青岛五道口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的青岛汽车产业新城。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青岛汽车产业新城是青岛市政府正在打造的产业集群。此外,据山东高速股份有限公司近期发布的关于投资济南畅赢金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的进展暨关联交易公告显示,济南畅赢金安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畅赢金安”) 和济南佳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佳鼎投资”)分别拟出资10亿元,认购青岛五道口份额,担任有限合伙人。

其中,佳鼎投资是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山东高速投资控股”) 的下属公司,畅赢金安的法定代表人是山东高速畅赢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畅赢公司”) ,而山东高速投资控股和畅赢公司的实际股权控制人都是山东省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有分析据此表示,此次收购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实际是青岛乃至山东汽车产业集群的一个重要的产业布局。同时,也可以窥探出青岛五道口背后存在的国资力量。

车企资源加速整合

资本的引入,将助力两家企业迅速实现资源整合。

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对媒体表示,目前长安新能源的产品竞争力不足,未来要根据政策重新调整战略,开发更多新产品等,需要投入研发的资金较多。

对此,长安汽车方面表示,本次增资旨在加速“香格里拉计划”的布局落地实施,实现公司长远发展目标的需要,助推新能源汽车业务加速发展。

从行动来看,其产品布局速度正在加快。今年广州车展期间,长安新能源发布新产品E-Pro,以及一款概念车E-Rock,未来长安新能源将以E系列新品征战新能源市场,同时还计划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累计投入100亿元,加快推进新能源专属平台的打造以及新能源与智能化。

与此同时,资本的涌入也为奇瑞战略规划布局提供了支撑。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对此表示,奇瑞增资扩股项目的成功,将推动奇瑞建立更加市场化的激励机制、增加资源资金的引入、加强资本运作、加快全国全球的布局,协助“奇瑞2025战略”落地。

混改成国企改革突破口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混改已经成为汽车行业国企改革的突破口。尽管在国有体制下,混改难度颇大,但在亏损扩大、难以盈利的情况下,更市场化的经营,无疑能让长安式、奇瑞式企业更好的参与市场竞争。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自2018年长安新能源正式成立以来,一直面临着较大的亏损难题。据长安汽车发布的公告显示,长安新能源2018年亏损2.27亿元,2019年截至10月31日公司资产总额为26.83亿元,其中负债总额为22.5亿元,亏损5.79亿元,累计亏损超8亿元。

相类似的是,作为国内唯一没有上市的大型汽车集团,奇瑞截至目前尚未实现连续三年盈利的硬指标,这也是其未能成功上市的重要原因。

而纵观过往的国企改革,北汽新能源就通过多轮融资,既引入金融资本,又有职工持股,最终实现上市;今年8月,由江铃集团、长安汽车、爱驰汽车三方完成的江铃控股重组便是央企、地方国企和民间资本共同完成,以实现企业发展活力和电动化等产业目标;11月30日,据一汽富维公告,一汽集团将所持上市公司2538.28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5%)转让给亚东投资。交易完成后,亚东投资对一汽富维的持股比例将达到16.55%,成为控股股东,亚东投资背后的吉林省国资委成为一汽富维的实际控制人。

“2020年汽车市场将继续下行探底,2020年年底有望回暖。”12月1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郎学红在第十六届中国进口汽车高层论坛上做出这样的预测。

在行业仍处于下行周期时,收缩整合,以改革促发展成为必然。业内人士分析称,在汽车行业周期性行业上下行之外,行业整体的前途仍是光明的,资本市场对于汽车行业依旧看好汽车制造业的未来。奇瑞和长安的混改尝试,成为车市寒冬中勇敢且不错的尝试,更灵活的管理方式和资本实力,为车企发展带来新的期待。

新京报记者 魏帅 制图 李石阳

编辑 张冰 李文娣 校对 李立军